商报评:治水还要“治”出管理新机制